最新消息:本站主打原创我的世界游戏网短篇文学,集伤感文章、情感日志、心情日记、散文精选、诗歌大全、经典语录,我的世界梦之地精美文章以及短篇小说为一体,为广大文学爱好者提供学习交流平台。

心情日记

栏目提供心情日记,我的心情日记,心情日记,日志心情,心情日记大全,好心情日记相关文章。

给好友阿君的信登黄鹤楼
幸福感想

给好友阿君的信登黄鹤楼

admin织梦58 2019-07-04 144浏览 评论

亲爱的,06年那个酷热的夏天,陕西岚皋县民主镇的那个山沟沟一别,转眼就是八年过去了!好友别来无恙!寒冬的季节里,远方的游子啊,一定要记得适时添加寒衣! 感谢你在网络如此发达的时代,还能把你的心情用我曾经最熟悉的字迹,工工整整地写在纸上,再用拍...

对你的独白,你可以看到的慈母手中线
幸福感想

对你的独白,你可以看到的慈母手中线

admin织梦58 2019-07-04 63浏览 评论

遥远的距离,浓浓的爱,给你的永远是最真最实的。这样是幸福吗? 如果是。我想用这幸福做成一个爱的小屋,装的满满我们的爱。 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...

六月微澜苏格兰风情
心情随笔

六月微澜苏格兰风情

admin织梦58 2019-07-04 54浏览 评论

漫漫时光里,你婉婉而来,突然而随然,一颦一笑,没有倾城,也未倾国,却倾了心,仲夏夜,昏黄的路灯,越来越圆的月亮,甚至那该死的蚊子,都在嘲笑,嘲笑不知所以的我们,心底的矛刺向盾,激起的不是绚烂的浪花,而是令人迷醉的漩涡,一边抗拒一边吸引,你...

背后撑伞的人蝶变电影
心情随笔

背后撑伞的人蝶变电影

admin织梦58 2019-07-04 60浏览 评论

我们一直关注着自己爱的人,却忘记背后撑伞的人。 我会像万丈山河一样的爱你,山峦高耸无边,山河广阔无缘,谁能爱的如此壮阔? 阴雨连绵,一滴滴晶莹的水,滴滴答答连在一起,就好像挂起了梦里的那扇珠帘。 炙热的夏日似乎遥遥无期,被这样一场大雨淋漓后,...

争吵的控诉(随笔5)女汉子
心情文字

争吵的控诉(随笔5)女汉子

admin织梦58 2019-07-04 55浏览 评论

争吵是让人窒息的,谁在为自己的以理据争已怒吼到声音嘶哑。这一切会不会,就此画下休止符。谁也不愿意被人随意的诋毁,谁也不想被人数落到毫无尊严可以依。是谁从一开始就以偏见待人。又是谁在争吵之后仍然喋喋不休口吐恶语?谁从未认真的听从一个人理智的...

北京笔记:浅谈天生条件不是很好的人怎样唱好歌(三)西游记赏析
心情日志

北京笔记:浅谈天生条件不是很好的人怎样唱好歌(三)西游记赏析

admin织梦58 2019-07-04 191浏览 评论

浅谈天生条件不是很好的人怎样唱好歌 前言 音乐与艺术属于自然科学,不懂音乐与艺术的人将一事无成,毫无希望可言,更谈不上成为伟大的科学家、政治家与艺术家等等的大家。 浅谈天生条件不是很好的人怎样唱好歌:大致还有如下的一些方式方法: 艺术的入门就...

北京笔记,人类的宇宙思维还很不够(八十四)大国手之当湖十局
心情日志

北京笔记,人类的宇宙思维还很不够(八十四)大国手之当湖十局

admin织梦58 2019-07-04 117浏览 评论

人类成为外星人的颠顶峰是成为阿童木、葫芦娃与药物胶囊式的外星人,速度可以达到光速的三分之一、甚至一半以上,可以自由自在地遨游于整个银河系,而想到达太阳系的任何地方则更加是没有问题,想去就去、想回就回,人类只需利用太阳能、风能、核能、循环经...

那已是过去(随笔)rss
心情文字

那已是过去(随笔)rss

admin织梦58 2019-07-04 172浏览 评论

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在这个红绿城市的某些角落总有些熟悉的记忆。也许是某个便利店里的泡面,又或者是静坐街头的我,在慢慢的等待黎明画出天际来。我想此刻我已经选择了太久。假如一切都是伤痛,我会选择离别掉现在的我和你。离别了我,我们的曾经,过去的人...

偶尔也回忆(随笔2)寻找四叶草
心情文字

偶尔也回忆(随笔2)寻找四叶草

admin织梦58 2019-07-04 113浏览 评论

人总说害怕孤独,而我很早以前就是一个人。一如往常的会想起你,也会想起我们的曾经,那是美好的。我,一直不舍这个城市,因为这里不光有我,有着你的笑容,也有太多和你们温馨的交集。我更不能对着满天星空说我在想念他们,因为这是我的抉择.我想人总会有不...

宿愿爱就在你身边
心情文字

宿愿爱就在你身边

admin织梦58 2019-07-04 186浏览 评论

在没有战火的日子了,也许现实对于人要求不会那么严苛,所以我可以选择一个人。一种可以选择的生活的方式。假如给你一个童话,或者给你一个现实的生活,你更喜欢那一种?而我会选择童话.或者说是一个人的童话,不过对于我来说,我自己都无法确切的说这是否是...